365be体育

连云港八旬老人家中惊现18件“传家宝” 完整跨越四百年

来源:连云港发布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3-26

【连云港发布】“孙逢吉于明崇祯六年八月十一日购置荒地文契”、“杨相公于清顺治十七年七月初八房屋租赁契约”.....这些是日前在一位老人家中发现的“房地产文契”——这些“文契”历经了崇祯、顺治、康熙、雍正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、光绪、宣统以及民国,具有极其珍贵的史料价值,并于近期由孙守炳老人捐赠给市档案馆。

“这是我几年前整理房间时,偶然搜出来的。”现年83岁的孙守炳是这些“文契”的所有者,更具体讲,是他们家族一路传承下来的。“我本人对这些文契并没有太深的了解,主要是我母亲生前一直在收集保管。只是她在1982年就去世了,一生也没跟我提过这些文契。”

纵使先人已逝,但这些物证却实实在在摆在面前,从侧面讲述了一个家族的兴衰。

18份地契文书  跨越整整400年

笔者日前来到市档案馆,目睹了这些历史遗物。在档案馆,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取出了这些文契。只见,这些文契基本都是由宣纸写就,宽约35至46厘米。纸面经过百年的沧桑,已经泛黄,上面的字迹大部分都是毛笔竖式,唯雍正年间的地契为表格或印刷而成,也有几张房屋租赁合约为红纸毛笔竖式。

据工作人员介绍,这份孙家祖遗房地产契约等文本计18件,共计有土地、沙场、山场、田宅基地买卖等,归并文本9件、田宅基地图标2件。房租租赁合约4件,婚姻喜书、分家书、养牛合约各1件。其中几件地契都有各个时期官府的印章。

?(图为孙守炳父母的“结婚喜书”)

之后,笔者也来到了孙守炳老人家,听他详细讲述了这18件“家族遗物”背后的故事。孙守炳专门将这些祖上遗存进行了整理归纳,并将上面的内容全部誊抄了下来。根据整理的内容,可以直观地看出,这18份文契中,最早的产生于明崇祯六年,即公元1633年,最晚的发生在民国三十五年,即公元1926年。中间又历经了顺治、康熙、雍正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、光绪、宣统等。仔细一算,离现今最早的文本已经有385年。最晚的一件也相隔了72年,在文本的系统性和历史延续性上,非常具有参考价值。

“我们家是新县的,也就是现在的朝阳街道,属于乐安堂孙氏。根据家谱记载,祖上从陕西咸阳迁到新县的。”孙守炳介绍道:“明崇祯年间,田地买卖契约中写明,因无银买丁祭鹿只(祭祀习俗),差官便来追押他们家。无奈,只能将本族众家荒地十亩卖与他人耕种,作卖一两二。”到了清顺治年间的卖地文契称“无食用度又兼漕粮无着”等,而将宅基地及沙场出卖。笔者查阅到,丁祭,礼制名,又称“祭丁”。每年阴历二月、八月第一个丁日祭祀孔子,称丁祭。而多数田地买卖的文契中,多写有“因正用而出卖田地房产”。

一封婚书,记载了“父母的爱情”

这些房地产文契中,所记载的时间,最后停留在了民国时期,没有在解放后延续。孙守炳说出了其中原因:“那时候新中国成立了,土改运动就开始了。新社会新气象,所以,再没有类似这种封建社会下的地契遗存下来。”

然而,在这18份历史文本遗存中,有一份文本比较特殊———就是一封民国初年的婚姻喜书。“这是我父母结婚时的物证。相当于现在的结婚证。根据这份喜书上的记载,他们是民国十四年,即1925年结的婚。当时父亲20岁,母亲21岁;这期间,我哥哥出生。10年后,也就是1935年,我出生了。”

笔者在档案馆也同样看到了这份喜书。只见婚姻喜书的封面为金印图案,较为讲究。上面涉及两位当事人,即孙守炳老人的父母的生辰八字、按照天干地支推算的吉利与忌讳、事项及要求等。分家书则将当事人分得的财物、生产生活用品的清单开列明细,作为附件保存。文本对事后可能发生的事项也写明了责任方。

“我父母结婚具体的细节,我是无从知晓的。我只知道在我父母结婚3年后,我父亲就感染肺结核去世了。”孙炳守叹了口气,面露伤感,“当时我才3岁左右,所以,我基本对我父亲没有任何印象。是我母亲辛苦操劳这个家庭,也是自从父亲死后,我们家便逐渐没落了。到了解放后,我们家已经属于贫下中农阶层了。”

孙守炳回忆起母亲,目光炯然,“我母亲姓张,出身于新浦船家。父亲去世后,她就担起了一个家庭的责任;常常靠给人打零工营生。但那时,女子在家族里是没地位的。所以,这些地契上并没有留下我母亲的名字。她是在1982年去世的,八旬左右,也算善终了。”在孙守炳的记忆中:母亲是一个传统的农村女性,勤俭持家、心思细腻,不然也不会将祖上遗存的这些东西保存得如此完好,这也算她留给我们后代的“传家宝”。

因有军属成分 文本才躲过文革

“解放后的那段特殊时期,这些先祖遗存理应被当作‘四旧’的东西烧掉。总之,按照当时的态势,是不会存下来的。但好在我们当时被定性为贫下中农,家中又有我的哥哥在外当兵,属于军属,我们才能在历次运动中,留下这些清晰记载了历史变迁的文本材料。”

实际上,他们家族在历史上似乎经历了一段辉煌时期。

根据家谱上的记载,居于海州境内的乐安堂孙氏,始迁祖庆公,是明成化年间的咸阳知县。550余年间,衍息20余世。而依照乐安堂的渊源,始迁祖应是春秋末期孙武之后。“我留存的地产契约中,第一份崇祯年间的地契,就是我明朝先祖孙逢吉跟别人签订的。他是迁到新县后,孙家的第八代传人。到我这边已经是第十四代传人。”孙守炳介绍道。他退休前曾在市档案局、关工委等担任重要职务。

“这些地契文本具有十分珍贵的历史价值。而且这份明崇祯年间的地契,也成为我馆目前留存年代最为久远的一份档案。”市档案局工作人员介绍,这些文本有利于研究明清时期的土地租赁流转情况、土地制度变迁等;而那份婚书则有利于研究民国时期海州地区的婚庆习俗、传统文化等。

“当然,最重要的是,一个家族能留存下来如此完整的地契文本,实属罕见。这些文本见证了一个地区、一个家族的历史兴衰,浓缩了时代的变迁,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。”市档案馆工作人员介绍道,“目前,我们正在着手对这些地契文书进行整理研究,并且会在一些展览中推出展示,感兴趣的市民可前往一睹其历史风采。”

总值班 吴弋 王夫成 编辑 张艺雯

2980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