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体育

文保志愿者在行动!120年前锦屏山溥利公司界碑完整再现

来源:连云港发布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3-26

【连云港发布】经常登锦屏山的人,有可能发现这样一组奇怪的石刻:竖的那块碑刻圆顶,高150厘米、宽35厘米,和横的那块成“丁”字形,明知上面有字,可就是无法辨认。问当地一些老人,他们也说不清。早在2007年夏,我市文保志愿者封其灿去石棚山西南山涧“大聚乐”寻找这样的石刻,以便知悉其历史由来。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石刻,反复琢磨,无果而返。但经过了10年多的探查和研究——

为了搞清石刻出处 

?文保志愿者“跋山涉水”

“2008年3月29日,我从园林古道上山,在半山腰洞口又发现同样的石刻,起初,凭肉眼观察,还是无法辨认,我搞了个‘假拓片’,有眉目了,又用手指触摸,根据平滑感觉,分析是否为字的笔画。”封其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道:竖的那块初步确定是“溥利公司界内”,也就是说,这是一块界碑,碑以上山体为溥利公司所有,碑以下归山民,至于横的那块,毫无办法。封其灿把看法传给朋友,他们基本认可。

2011年,封其灿在山上见到磷矿的两位工人,他们说桃花涧“锦屏山”三字旁有一处石刻,可能是日本人刻的,封其灿便跟随他们去寻找,穿密林、披荆棘,来到旁边,他们首先东张西望,看看是不是此地,然后左搬右掀,扯下厚厚的藤蔓,果然出现一方框,字未糟毁坏,与他先前看到的碑一模一样,但没有横碑。这令他兴奋不已!

这之后,他从另一位文史研究者李彬处了解到另外一个关键信息———“梳妆台”西路旁还有一处石刻。不用说,又费了不少时间,终于找到了,至于字,横刻的那块还是同样迷茫,第一个字似乎像“奉”字。“2017年冬,同为文保志愿者的陈隽在‘二涧’南坡招崖下发现一组石刻,同样被毁坏过,但程度轻一些,字能粗略辨认。由于没有把握,他把该照片发给好友刘洪雨,小刘一看,欢喜若狂,立即把照片传给我,我同样兴奋不已,横碑文字有解了。”

2018年2月19日(大年初四),陈隽放弃与家人欢度春节的良机,开车带着封其灿等人前往现场考证。大家看到后,没有分歧,凭直观就能把“奉宪开办”几字断定。这样一来,锦屏山四面八方的界碑已见到了五处,加上塔山古道那儿一处,四至范围基本明确,只有陡峭的刘顶附近有待新发现。

?还原历史

溥利公司界碑“真实再现”

从见到这些界碑时起,封其灿就在想:溥利公司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单位?它是由谁开办的?什么时间办的?后来经营什么?结果又如何?带着诸如此类的问题,他反复查阅各类史料,重点是《海州区志》以及刘凤光先生的《沈云沛传》,尽管他们在某些方面说法不一致,但相差不太大。

说到溥利公司,得先从一个人说起,他就是生于海州、长于海州的沈云沛。沈云沛青少年时期学业有成,然后步入仕途。总的来说,是成功的、有成就的,为国家、为人民、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了许多贡献。但在半封建、半殖民主义的社会里,官难当,一生中坎坎坷坷,时而青云直上,时而一落千丈。时来运转,为朝廷尽忠孝力,遇到挫折,请病事假回家。其实他回家的真正目的,是想探寻实业救国的路子。

沈云沛在家乡主要做了几件大事:首先是把青口到灌河口的滩涂买下,用来搞海水养殖;其次,将1600余亩的洪门荒滩乱岗进行平整治理,创办“洪门果木试验场”。而沈云沛早有开发锦屏山之念,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七月,他牵头筹谋多年的海州溥利树艺公司开办,江苏总督魏光焘上奏,朝廷准奏后,实施封山育林,雇用佃户看管,不准贫民上山砍柴放牧,开始大规模植树造林。这就是“奉宪开办”,与此同时,他与宋治基联合开发云台山,创办树艺公司;这期间,他还开办各种工厂、买田地租给佃户耕种。

俗话说:靠山吃山,因为锦屏山山上山下都有人居住,为了不与民间发生纠纷,沈云沛在山的四周要道刻碑划界,这就是封其灿等人现在看到的那些界碑。“溥利公司创办以后,经营各类林业,收效不错。”封其灿介绍道。

后来历经抗日战争爆发、新中国建立。直到1950年全国实行土地改革,没收地主、富农的土地,分给无地、少地的农民,锦屏山收归国有,回到人民的怀抱,原先的这些界碑自然而然地失去作用,把它彻底铲除也是理所当然的了……

总值班 吴弋 王夫成 编辑 张艺雯

2196

相关文章